You

忽然好想看 sin平时看着特此乖结果私底下是个黑帮大佬,真的会爱这种反差萌诶👀

我想你是爱我的

沈翊视角

沈翊也不知道他们之间为什么会这样

看着眼前对自己告白的杜城,沈翊看着出了神,脑海中浮现出了他们之间的一幕幕

还有七年前的那次“你的画害死了一名优秀的人民jing'cha”沈翊突然哆嗦了一下,低头看着路边发呆,被杜城突如其来的大衣吓了一跳

沈翊还是拒绝了他,看着杜城惊愕的表情就知道他也没想到我会拒绝他

虽然他们之间的关系已经解释清楚,七年前的那句话杜城也道歉了,但那句话早已深深扎进沈翊心里,沈翊想不清楚,他是在向我对那句话赎罪,还是真的喜欢我

或许我想是前者吧

毕竟他在406门前生气的神态,在现场的斥喝,我都想不出来他会喜欢我

但我在心里又觉得他是喜欢我的

也许是因为在案件中他的那句“沈翊画错,不可能”填补了我心里,还有最后被陷害时仍旧相信我的那份坚定以及那句“你是我的底牌”,都会让我开心好久

那究竟是什么呢?他对我是赎罪还是爱?我想你是爱我的



杜城视角

当我反应过来我在干什么的时候我已经站在沈翊的面前了

我对他告了白

我心里如释重负,回想起我们这些日子彼此信任彼此合作,我对他态度的转变都源自我对他的爱,看着他逐渐的安静下来,我的心脏像过山车一样,他在思考

我知道,这次的思考会让我们的关系更近一点或者还像以前那样

不管是什么,我都会欣然接受,如果他接受了我,我会对他一辈子好,如果没有接受,我会一直在他的身边,只要他身边给我留个位置

他突然打了个哆嗦,我把大衣给他了,但拒绝了,我不知道他是在拒绝我还是在拒绝衣服,又或者加两者一样

这超出了我的想象,我认为我们之间的默契已经达到了,他为什么会拒绝我呢?我想不明白

我露出惊愕的表情,面向他,我没有着急的追求答案,这对他需要时间,但我会一直在

只要他回头




沈翊想堵一把,堵他是爱我的

“杜城”

“我在”

“如果我半夜让你给我去买吃的,让你搬东西你会对我发脾气或者失望吗”

“不会,我不会让我的底牌失望”

又是那句话,但对沈翊来说这句话很适用

“但是我不会像其他情侣一样,撒娇,做饭,杜城,我没有你想的那么好”

“那又怎样,我爱的是你这个人,人都是不完美的,我爱的是做自己的沈翊不是那个十全十美的沈翊,我爱的是你”

杜城从来没有这么忐忑过,他看向沈翊却对上了一双眼睛

沈翊在笑,杜城想,那我是有机会的

杜城还想再说些什么,刚张口,沈翊亲上了杜城

杜城愣在原地,沈翊牵起他的手

“杜城,我想你是爱我的”

“当然,你想对了”

愿林深时见鹿,海蓝时见鲸,梦醒时见你

愿夜黑时见月,花绽时遇蝶,抬头时见你

他们牵手走在路上,此刻就是最好的生活




加黑体的前几个时剧中出现的话,我印象里最深刻的,最后两句是我在网上看到的,最后文笔不好,见谅







谁还不是个团宠了

文笔不好,见谅,因为最近看路海洲发现好可怜,这也算是在剧中路海洲能批下来特查令(是这个吧?)的原因吧(bushi 

……

“沈老师就是分局的团宠啊!”

“对啊对啊,我听分局的人说可是当宝物一样呢!”

路海洲听着她们交谈声陷入了沉思

“团宠吗?”

时间拉回到路海洲刚进市局的时候,当时的路海洲年轻,凭借着满腔热血去对待他自己选择的路

当时正值夏天,刚到警局就被告知出了案子,因为天气炎热,路海洲到现场就闻到了一股腐臭味,直冲脑门

路海洲晃了晃,捏了捏眼睛,再一睁眼发现自己面前多了一盒薄荷糖

“拿着吧,这个味还可以缓缓”

路海洲抬头看到他的师傅抽着烟对着他说,路海洲从那盒薄荷糖中掏出了两颗放嘴里,确实味道消了一点

“谢了,师傅”

“甭客气”

等他们回到警局的时候就已经晚上十点了,路海洲看着众人还没有要走的意思,又转过头去找师傅

“师傅,咱不去吃饭吗?”

“好小子,饿了就直说”

“嘿嘿”

等盒饭的时候,还是一点线索都没有,众人这个苦恼啊,正当师傅犯愁的时候

“师傅啊,吃饭吧”路海洲伸出一个脑袋探了探头,对师傅眨了眨眼

“行吧,那就听咱小路的”

吃饭的时候路海洲刚拿起筷子就被告知出警

“唉,吃不上饭了”

法医从口袋里掏出个面包扔给他,巧的是师傅也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饼干扔给他

“小路,你得记住了,咱有可能会随时出警,吃不上饭是正常的事情,随身带点零食也是可以的”

“是,师傅!”

路海洲看着手里一个面包一个饼干犯了难,抬头发现师傅和法医正盯着自己,路海洲挠了挠头

等到了现场,其他警员就看到了一个腮帮子被面包饼干吃的鼓鼓的一个警察

师傅和法医满意的看了看,最终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

“师糊”

路海洲嘴里吃着东西含糊不清的说

“乖,小路,多吃点,噗”

法医给了路海洲一瓶水,路海洲直接喝了半瓶

“太谢谢了,差不点就要噎死我了”

再后来的那段时光,路海洲谈起就说那段时间是最开心的日子

就比如师傅让别人拿报告就会被催催催,但路海洲去拿报告就会被师傅和法医塞好多好多吃的

比如结案报告有人不会写的就会被师傅说上网查,但路海洲有不会写的师傅就会鼓励他并且让他慢慢写

比如出现场的时候,师傅和法医的口袋里总会有很多糖或者小饼干,师傅和法医的车里总会备着些喝的

还有好多好多

路海洲哭的最多的就是师傅和法医的退役

“小路啊,以后就是你担当一面了,时不时的回来看看我们啊”

再后来虽然师傅和法医不在警局,但其他警员的口袋里也会备着糖,路海洲的桌子上总会有很多吃的喝的,其他警员经常会在吃饭的时间去喊路海洲,也会在休息日的时候带上路海洲去到处玩

路海洲想或许这就算是吧算是团宠

路海洲摇了摇头,笑了笑

“海洲,吃饭去了”

“来了”


怀抱

又是一年一度的大扫除,结果刚扫除到一半就又来案子了,无奈的白锦堂只能和大丁小丁一块收拾,白锦堂收拾书的时候忽然从里面掉下来几张照片,白锦堂拿着照片陷入了沉思

照片中白锦堂面无表情的站在中间跟着一家人合照,别的人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白锦堂和他们相比显得格格不入

还有一张照片上面是白锦堂一个人站在孤儿院的门口怀里抱着一只狐狸抱枕

白锦堂记起来当时的情景了,当时是被白烨救出来的第一周,白锦堂还记得当时爸爸妈妈看到自己的反应

心疼?

愧疚?

白锦堂也搞不清楚

白锦堂把照片放在桌子上去收拾别的东西了,收拾完看着桌子上的照片眼色暗沉,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是伦纳德

有个晚会是关于伦纳德家族的,白锦堂必须参加

没有办法只好答应去

晚上

白锦堂给公孙白玉堂发了消息说自己今晚不回去吃了,这边白玉堂看着对面的白爸爸和白妈妈展爸爸和展妈妈尴尬的笑了笑

因为当时电话是免提的

“这孩子,哎……”

赵爵发来了一个地址,还带了白锦堂在门口打电话的照片

众人顺着这个地址到了地方看到站在门口上的人,浑身散发着黑社会的气质只好呆在外面等着

到了凌晨,白锦堂和伦纳德还有大长老们一块走了出来,众人看着白锦堂和他们站在一起毫无违和的感觉

大长老们走了以后就剩下伦纳德和白锦堂,白锦堂拿出那两张照片就点了根烟站在车的跟前俩人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就散了白锦堂站在原地抽着烟

公孙策下车站在白锦堂的旁边静静的看着白锦堂抽完一根又一根最后白锦堂缩在公孙脖子处深深的吐了一口气

众人就站在旁边静静看着

也许你经历的时候我没有在你身边,但最后我还是会在你身边,听你讲,看着你,只要你需要我的怀抱永远为你打开

Q:关于幼儿园的记忆碎片?

午睡的时候踢上床的床板

七夕

我可以单身!我的cp不可以!私设

……

大街上都是卖花的人们和买花过七夕的小情侣们,白锦堂坐在车里烦躁的扯了扯领带,望着警局门口,看着别人人来人往就唯独没有公孙的身影

临近七夕又出了一个案子,sci还在努力破案中,公孙晚上也住在警局,公孙想不起来七夕,白锦堂也不生气,白锦堂拿出手机看着俩人的聊天记录

俩人从昨天下午开始公孙就一直没有回他往上面翻一翻大部分都是白锦堂在说公孙只是时不时的回一下

俩个人在日常生活中也没有激烈的告白

白锦堂收起手机看着警局大门。

没有,什么也没有

白锦堂给公孙发了一条消息告诉公孙什么时候完事告诉他他来接

白锦堂随手将手机扔到副驾驶上,没几步,伦纳德给白锦堂打了电话约着一块去酒吧

白锦堂开车接着伦纳德去了新开业的酒吧,到了才知道这个酒吧是伦纳德新开的




年轻气盛

总有一些不怕死的过来挑战一下

白锦堂和伦纳德喝着酒

“怎么了,这么爽快,不和你家公孙过七夕了?”

“他有工作”

“呦,头一回看到白锦堂吃瘪”

“闭嘴”

“最近黑市开了一家射击场,去不去”

白锦堂看着仍旧没有消息的手机

“去”

咣当

不远处传来有人闹事的声音,白锦堂和伦纳德冷眼看着闹事的人,由于灯光阴暗,闹事的人并没有看清伦纳德和白锦堂的脸

“看什么看!”

“小心我打你!”

伦纳德看着旁边阴沉着脸的白锦堂正想去抓紧处理这件事白锦堂将他拦了下来

起身

伦纳德看着闹事的人被白锦堂一枪打死,思绪又回到了在意大利的时候白锦堂也是这样,一脸冷酷

白锦堂从口袋里拿出烟看着熟练处理尸体的手下,出了酒吧的门顺带跟着伦纳德说不去了

开车去了警局看着sci的灯还亮着,白锦堂进入电梯一开看着他们都在努力抓取细节自己便坐在沙发旁边,喝了太多酒后的后果就是胃口疼的要死,白锦堂跟着不要命一样一根一根的抽着烟,眼神却坚定的看着法医室

公孙这个时候开心的跑出法医室喊着“我找到了新线索!”

白锦堂看着开心的公孙笑了笑白锦堂走过去抱着公孙进了法医室,看着公孙对着众人解释了半天后来白玉堂他们就出门抓凶手了

“你又抽烟”

“呀,我的公孙鼻子这么灵啊”

“ 这么大的味,赶紧回家洗洗”

“好勒”

白锦堂牵着公孙的手满脸幸福的跟着公孙出来

怕白锦堂出事跟过来的伦纳德站在车前看着这幅画面摇了摇头开车走了,终究是公孙收了白锦堂这匹狼

俩个人在一起没有话语但他们站在那里就是爱情最好的样子


吵架(完)

来啦!

……

晓晓好不容易挣脱开

“啊!”

摔倒了

“猫猫哥哥~”

老猫把老k轻轻的放在房间门口的一把椅子上

径直走向晓晓

就在老猫还差一个台阶的时候

“猫猫……”

老猫动作一顿

扶起晓晓

趁着她站起来还没开始说话

老猫把她放在楼梯口

底下童谣被陆思诚抱着阻止了

“猫猫……你不要……我了吗……”

老猫一松手

晓晓从楼梯上滚了下去(危险动作请勿模仿)

晓晓刚一抬头

就看到老猫无比冷漠的脸

老猫转身抱着老k回了房间

底下几人看着晓晓并没有一开始的同情心

“你说我们要不要给她扔出去?”

“好主意!”

晓晓被警察带走并且禁止以后她在出现在这里

有问题要找警察叔叔帮忙哦

老k被老猫抱在怀里

没有任何言语

有的不过是他们的心越来越近

谁也拆不散一对有情人

他们站着就是爱情

吵架

后续来了

……

“老猫!你怎么回事啊!”

“呜呜呜,你们不要和猫猫哥哥生气,呜呜”

“我跟你说话了吗!”

“够了!”

“老猫,你!”

老猫没有看到躲在背后的晓晓的笑容

陆思诚拍了照片,正巧把她阴险的一幕拍下

想了想,还是没有发给老猫

“童谣姐姐不要生气啊”

“闭嘴!”

大家一块看着楼梯口的老k

老猫的眼睛从老k出来就一直盯着

他哭了,眼睛都肿了

老猫放开拽着自己的手跑去拿冰袋

跑到老k身边刚准备把冰袋敷上去

“放开”

“你就不能照顾好自己吗!”

“我才没有!”

大家看着老猫和老k的斗嘴,觉得老猫也不是无药可救

“猫猫哥呜”

还没有说完话就被童谣蒙住嘴的晓晓

陆思诚把拍的照片发给了老猫

老猫一只手拿着冰袋给怀里的老k敷眼睛一只手掏出手机

看着照片

“谢了”

“不客气”

老猫收拾起手机和冰袋跑回来看到老k正在起身

老猫连忙跑过去抱着他


七宗罪

色欲(拉丁语:luxuria,英语:lust)--放纵自己的欲望

拉开袋子

搬出来

动手

白锦堂好不容易公孙策让他呆在法医室,气都不敢喘出声小心翼翼的站在旁边看着公孙处理尸体

头发

脖子

后背

臀部

大腿

小腿

也许是白锦堂的目光太过于火热,公孙转过来看着白锦堂目光里透露出一股疑惑白锦堂抬起头和公孙对视目光里都是喜欢

公孙歪了歪头看着白锦堂

白锦堂顶着火热的目光看着公孙

俩人在这一刻没有任何话语却爱意满满

白锦堂在公孙转过去的时候拥抱上了公孙,亲了亲公孙的

耳垂

脖子

白锦堂的眼神沉了沉

公孙心跳加速了

白锦堂想今天晚上可以……